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广东省地图-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10月4日课件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171 次

>>mp3在线收听办法<<

按住仿制音频链接

用浏览器翻开

抵达页面后单击“播映”

请下载蜻蜓fm

保藏专辑收听

专辑地址

http://share.qingting.fm/vchannels/287304

10月4日

http://share.qingting.fm/vchannels/287304/programs/13223124

http://share.qingting.fm/vchannels/287304/programs/13223123

下载地址:

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67oeNUu8qZa96_CsSM4o_g

提取码:epho

「勿得懈息」,你不能松懈。榜首个是四念处,第二个是四正勤,四正勤,便是精进地去修四念处。这个意思是说,初开端一个星期七天还能精进,过了七天还能不能精进就不必定,所以佛又说个四正勤,你要精进,便是持续地精进。

当然佛的意思,功课也不要过分的精进、要适中,便是让这个膂力尽管很精进,可是还有余力,那么做下一堂功课的时分没有厌烦心。假如你力气彻底用光了,疲惫了,再打板就不快乐了,就不乐意去默坐了,这当然便是修止观了。正常的精进那便是精进了,当然偶然地尽力一番那也是需求的。所以「勿得懈息」,你不要松懈,不要歇息,一向要精进地修行下去,这是指四正勤。四正勤,其实便是灭恶生善这两件事,这善和恶各有两种。拿恶来说,便是已成长出来的恶法、一个是未生的恶法;已生的恶法,要从速地把它消除了,未生的恶法叫它不要生,所以便是两个。这已生的恶法是什么东西啊?什么是已生恶法?当然这是说落发的比丘,都是以戒为根底的,若在《俱舍论》上看,修四正勤之前是要修五停心观,也就等于是修奢摩他了,这个奢摩他里边修四念处的。这个「已生恶」终究是什么恶法?其实其它的恶法,(一般的五逆十恶)早现已停下来了,比丘最低极限是十善、身口意这三业,都是清净的,现在四正勤说这个已生恶是什么?其间最显着的几件事便是,默坐的时分打瞌睡昏眩,默坐的时分四念处的正念失掉了、心里边梦想,首要是这两个,这昏眩、掉举、散乱、不正知这些叫作恶法,不是其它的。

其它的,你受了戒,这个戒现已对治了,所以在这儿这个恶法,便是这些东西。这已生恶,从速要把它对治消除,未生恶叫它不要生。这已生恶法叫它不要生,犹如除毒蛇,《十住毗婆沙论》上有这个品,有如毒蛇进到屋子里边来了,这不能够、要把牠除掉。所以已生的恶法要灭除,就像除毒蛇似的,非要除掉不可,否则心不安。未生恶法要除掉它,如防范流水,雨下太多了,这水流得太厉害了风险,叫它不要呈现这件事,要预先防范它。

这叫作灭除掉已生恶、未生恶叫它不要生,这是两种。

其次便是已生善令添加、未生善令生。这个已生善是什么呢?便是现前的正念:调查四念处,不净的、是苦、是无我、是无常,这便是正念,这便是善法,叫这个善法叫它添加。已生善令添加,如灌甘果栽,这香甜的果实栽在地上,你常常要灌溉它,叫它添加。未生善令生,如攒木取火,像那样的景象。

便是这四种,善有两种、恶也有两种,合起来便是四正勤,精进地去修四念处的意思。(断已生恶法,犹如除毒蛇。断未生恶法,如预断流水。添加已生善法,如溉甘果栽。未生善为生,如攒木出火)。

「以便利故,得近其子」

由于你修四念处、修四正勤,常常地刻苦修行,尽管还没有得初果,但这时分烦恼的对治,也有一点成效了,所以心里清净三业清净,所以和佛、和这老长者挨近,也便是和佛挨近了。咱们三业不清净、污秽,便是和圣人悠远、远离了,这是「以便利故,得近其子」。

「后复告言:咄!男人,汝常此作,勿复余去」

长者又告知他说:「咄」是警惕的意思、招待他一声。「男人」就招待这个除粪的人、招待他是男人。这个「男人」在经上说,也有鼓舞赞赏的意思,「男人大丈夫」这仍是好的一句话。「汝常此作」你常在这儿作业,「勿复余去」不要到其他当地去作业。

在法上说,便是常修四念处观,「勿复余去」你不要退道心,又跑到五欲那个当地去了,你不要这样,不要跑到外道的当地去了,你常在佛法里边修四念处,能够这样说。或许说「常此作」不仅仅外边看见的境地,心里里边这个清净心,正好是净念相继的意思,这清净的正念相续不断地下去叫作「常」。「勿复余去」就心里里边不要昏眩掉举,你一掉举跑到其他当地去打梦想去了,那叫作「余去」,是这样意思。

这样做,这儿边表明什么?便是四满足足了,四满足足便是定。现在修四念处是才智,修四正勤也是才智,在四念处之前或许会修过数息观、不净观,这心安下来,或许也有多少定力,现在经过了四念处、四正勤的修行,这慧的力气添加了,而这定力不平衡,不平衡很可贵圣道的,所以这底下「告言:咄、男人!汝常此作,勿复余去」,是这样意思,你要修四满足足。

「四满足足」,「满足」是神通的意思,「足」、是神通所依止的当地叫足,这个足是什么?便是禅定,禅定作依止,然后才干够有满足的神通。或许说你有了禅定得了神通,你就能很满足很安闲了,做不到的作业我能做到,所以叫满足足。

现在说四满足足便是,欲、勤、心、观这四样。「欲」便是你要有强力,想要得禅定的志愿,你要有这样的心境,你才干得禅定的,你要有希望,你这禅定简单成果,这个希望也是很重要的。我得禅定也能够、不得禅定也能够,那就不可了,所以这个欲这是榜首个条件。

「勤」,有了希望欲今后,你还要精进地去修行,不精进这禅定很难成果的,所以必定要精进。

第三这个「心」,便是常要摄心不乱,这姿态才干够得禅定的,这是心。

「观」,调查思惟,咱们这个心里边,多散乱就不能得禅定,这多散乱是什么意思呢?便是咱们心里的注意力,心里里边的思惟思惟其它的作业去洋姜了,这个心就跑了,现在说这个观也便是思惟的意思,便是你要常常地思惟这个所缘境,心就不跑到其他当地去,这姿态你才干够得禅定的,数数地缘念所缘境,这便是观,这样观就会得禅定了。这样说欲、勤、心、观,便是因此而得禅定,所以叫四满足足。修四满足足和前面修四念处,那个修的办法,修四容颜其实也是相同,前面四正勤说,对治昏眩、掉举的这些作业、要对治,有什么困难的时分,你不能屈从了,我必定要冲曩昔要得禅定的,这愿不能退下来的,也和修四念处也是相同,要这姿态才干够成果,所以「汝常此作,勿复余去」是表明这四满足足的意思。

「当加汝价,诸有所须,盆器米、面,盐、醋之属,莫自疑问」

「当加汝价」这什么意思呢?便是你成果了四满足足的时分(便是定),这时分,要添加你的薪酬,雇汝除粪,现在你能常在这儿作业,我添加你的薪酬,本来那个数目上再添加。这个意思在法上说,便是你得了定今后,在定里边修四念处,有发无漏的功用,便是能得到圣道,有这种才干,那便是加价了。

「诸有所需,盆器米面,盐醋之属,莫自疑问」,「诸有所需」便是你在这儿除粪作工,你其它的有什么需求也能够的,或许是盆,盆便是一个器,盆、碗这一类的东西,或许你要米、要面、要盐,或许醋这一类的东西,我都能够给你,你不要疑问,这是很难的作业。不是,这很简单的,你若要,都能够给你。

这在法上说,你得到了四满足足,有了禅定了这个时分便是盆,这个盆器、盆子在法上说便是得到禅定了。可是这儿边有个问题,便是修四念处,初开端修行的人当然他仍是凡夫,现在由于定力的不平衡,又需求加修禅定的话,你假如得了四禅,这个人,定的善根强,他若一摄心修定,就成果了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了,这叫作「超」,(有小超有大超,逾越的超、巨细的大),这是归于这类根性人了,他不是一得得初果,他若得了四禅,在四禅里边修四念处,他一得就得三果了,那便是另一种根性人了。假如他这个盆不是四禅,而是欲界定、未到地定,这也能够说是定,那这个人还不能逾越,他便是依照次序得圣道。

我不是先得初果,一会儿就得三果,那便是逾越,不次序。现在得欲界定、未到地定的人,那他得圣道仍是要依照次序,便是先得初果、然后二果、三果、四果的。这儿宛转了这个意思,假如依照三十七道品的次序,咱们姑且说这个盆,仍是指未到地定以下的定来说。这个「米面」表明什么呢?

这个「米」表明生空、便是我空,调查色受想行识我不可得,观心无常、观法无我,便是我不可得,这个米。

「面」,是观悉数法不可得,便是法空,可是《阿含经》多说我空,少说法空。可是我感觉,读孙陀罗难陀为五百比丘尼说法的那个经,那里边有《大般若经》的意思在里边,所以那里边有法空、有诸法自性空的意思,就不可是修无常观,有修悉数法自性空的那种观慧。当然我也是自性空、悉数法也是自性空,这样,这个面,便是观悉数法自性空、米是观我不可得,这是我法二空的观。若论正路、助道来说,这便是正路,首要的一个修行的条件了。

「盐醋之属」,这个「盐」,便是你吃饭要调调味,使令人简单吃一点,这个盐便是譬喻助道,这当地说是无常观,(不过的有当地也以广东省地图-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10月4日课件无常观为正路广东省地图-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10月4日课件的),现在这儿说无常观是助道。

这个「醋」,便是观苦、观受是苦,这个苦观。「之属」就归于这一类的,当然不净观也是在内的。

「诸有所需,盆器米面,盐醋之属」这些法门。前面说四满足足,仅仅说定,你得了一个盆,现在四满足足这个盆,在这个定里边你要修这样的观,修这样的正路、助道,这件事,「莫自疑问」你不要疑问,这么修行便是对了,你就在定里边、未到地定里边修我空观、法空观、无常观、不净观就这样修行,假如得了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的话,你修这样的观,那是很简单得圣道的、不难。

「莫自疑问」,那不会有困难的,很简单就得圣道。若是说你没有成果定、没有得到色界四禅,仅仅欲界定或许未到地定,那你要加倍地尽力一点才干够,可是也好过没有定,没有定那是更难了。所以「莫自疑问」,你得了定今后,你在禅定里边修四念处观,你不要疑问,不会很困难的就成果了。

「亦有老敝使人,需者相给」,说你在这儿除粪,其他还有个老敝使人,便是年岁很大了,不是那么抱负的,那么一个能够为你作运用的人,这个人能够帮你的忙,你需求什么他能够供应你。

这譬喻什么呢?譬喻得了禅定的人…若从这句话,这个当地譬喻声闻人的神通,这阿罗汉果,圣人的神通境地。若是想要得禅定,得初禅二禅三禅四禅是能的、是很简单的,得了禅定再修神通也是很简单的,有了神通,这神通能够为你办一些作业,一些不简单办的事,有神通就能办得来了,所以叫作「使人」。

可是这种神通,假如是三果圣人的神通,他也不如四果,大阿罗汉声闻人的神通,又不如菩萨不如佛,所以称之为「老敝使人」,便是这个神通不是那么抱负,所以是老敝使人。「需者相给」有什么作业能够有神通来办,这等于都是加价了。

「好自安意,我如汝父,勿复担忧」,这四念处、四正勤、四满足足,这底下便是五根,信进念定慧。这个「信」,关于佛法僧、关于苦集灭道的决心,由于你在四满足足里边修四念处观,这时分彻底不同了,和散乱心没有定的人修四念处,彻底不同了,你对苦集灭道的决心、对佛法僧的决心,也就有很大的前进添加了。

「进」,精进力也特别强了,这有禅定的人,他的精进力比和没有禅定的人不同了,由于有禅定的人,他恢复得快、他疲惫了,一入禅定很简单就恢复过来,是不相同的。

「念」,这个正念的力气也大了,「定」的力气当然也是大了,「慧」这慧的力气也大起来。这时分修行的境地前进了,这时分叫作「好自安意」。

在譬喻上说,你在这儿除粪,我加你的价钱,你安心在这儿作业,「我如汝父」我就和你父亲相同,你看咱们的联系多好!所以安心在这儿除粪。现在在修行上说,便是得了四满足足今后,再修四念处就前进到五根的程度,便是信进念定慧成果了。你心安了。我曾经说过这暖、顶、忍、世榜首,就从这四正勤便是「暖」、四满足足便是「顶」、五根便是「忍」、五力便是「世榜首」,暖、顶、忍、世榜首。可是其他有不同的相比对的办法,便是暖、顶都在五根里边,忍、世榜首都在五力里边,也有这样配的。现在说「好自安意」便是五根。

「我如汝父」我就和你的父亲相同。这话什么意思呢?这底下说出个理由,「勿复担忧」你不要再有什么顾忌担忧。「所以者何?」为什么「我如汝父勿复担忧」呢?

你看看「我年老迈」我年岁很大了,「而汝少壮」你年岁很轻,那不就像父子似的嘛,所以「我如汝父」这样意思。

在法上说「我如汝父,勿复担忧」,便是你现在「好自安意」这个修行的境地,到这个程度了,佛是全面地来照料你这件事,就像照料儿子似的,「勿复担忧」你不要担忧「哎呀!我能不能够得圣道呢?不成功啊!」你不要顾忌这件事。「所以者何?」为什么「我如汝父勿复担忧」呢?所以者何?

「我年老迈,而汝少壮」,「我」就指佛现已修成功了,也是这样修行,也是执除粪之器,也是这样修行而成功了,我现已实验过了,这姿态修行能够得圣道,你现在正开端修行,道理也是相同,我现现已验了,你照样修行也,必定会成功的嘛,所以你不必顾忌,「我能不能得圣道」,不必顾忌。这姿态等于是,确保这件事会成功的,这样意思。

「汝常作时,无有欺怠,瞋恨怨言,都不见汝,有此诸恶,如余作人」。

前面是五根,便是在禅定里边修四念处,成果了这五种善根、成果了,信进念定慧的善根。咱们曾经也讲过,咱们关于佛法的决心,便是自己在佛法里边的深浅,来决议自己的决心的深浅的,是那么回事。现在他有了禅定,在禅定里边修四念处,他这时分这个信进念定慧成果了,这个根成果了力气,信进念定慧。

这底下说五力,「汝常作时」你这样净念相继地,这样作业。「无有欺怠,瞋恨怨言」,在这儿给这个长者打工,常常在这儿作业,你这个人很诚笃,不诈骗我、不欺诳我,也不松懈,你也不发脾气,也不瞋也不恨。其实瞋便是恨,假如说它的别离,其时发脾气不快乐忿怒,叫作「瞋」,这个作业现已曩昔了仍是不快乐,仍是忿怒那叫「恨」,这样恨便是时刻久一点。

「怨言」便是什么当地不满足,便是宣布怨言来,这是五种。「都不见汝,有此诸恶」,这五种恶,你都没有。现在是说,你持续地在禅定里边修四念处,这信进念定慧的力气,又添加了,就变成「五力」了。「五力」,「力」便是不可屈从的意思,这正念的力气,也便是信进念定慧的力气,不能被相反的作业妨碍住。就像「信」能损坏不信,这不信不能去损坏信,这便是你的决心有力气了。

信进念定慧,都是这姿态。这样说,智者大师把这五种恶配这五力,不欺便是信,不怠便是精进,不瞋便是那个念,不瞋、你没有瞋心就配正念的力气,没有恨便是配定的力气,这无怨言,便是配那个慧,信进念定慧这五种力气。

「都不见汝,有此诸恶」我都不看见你有这样的恶事,便是这个修行人,在这个时分,有这五种力气,这时分修行的境地,便是忍和世榜首的时分。这个「忍」有下忍、有中忍、有上忍,这「下忍」便是调查欲界的苦集灭道的四谛、也调查色界、无色界苦集灭道的四谛,每一谛下面还有四种观法,四八三十二;欲界四谛,上二界的四谛合起来组成一个四谛,加上欲界四谛便是八个谛,每一谛有四种观法,便是四八三十二,这是下忍。

到中忍的时分,把这三十二这种观法,渐渐地削减、渐渐地削减,最终就留一个欲界的苦谛,苦谛下有四行(四种观行),便是无常、无我、不净、空,也便是四念处的观法,留下来一个办法,或许留无常、或许留无我这姿态,其间挑选是一个,留一个这时分便是中忍。

上忍便是两剎那,留下两剎那,那两剎那曩昔今后,便是世榜首了。世榜首,只要一剎那就曩昔了,曩昔了便是初果了,便是入了圣人的境地了。这便是五力的境地。

「如余作人」,其他作业的人来除粪的人,他们有的时分,有欺怠瞋恨怨言,「都不见汝,有此诸恶,如余作人」,或许说这个「作人」包含外道,外道不管修什么,修行他还有欺怠、瞋恨、怨言的,你都没有这种作业。这是说五力的境地。

「自今已后,如所生子」,这个五力,到达这个程度今后,「如所生子」,这个老长者,对这个除粪的人,就像自己所生的儿子似的。这表明五力,这时分修行的境地,他是临挨近了圣人的境地了,这样说这个父亲就表明「圣」,「如所生子」便是和圣人类似了。这个「子」便是他现在成果的善根,因佛的教训所成果的善根,所以他是佛的弟子,可是他现在还在贤位,而不是圣,所以说个「如」,相互类似罢了,还不能说便是圣人。

「实时长者,更与作字,名之为儿」,这时分这个世榜首,只要一剎,那就曩昔了,就变成须陀洹了,变成须陀洹,这时分「实时长者」,再给他一个姓名,就叫作「儿」,给这除粪这个人名儿。这意思便是他一剎那,变成须陀洹了,叫他实在是佛的弟子了,所以「更与作字,名之为儿」。那这时分是什么境地呢?便是那个七菩提分,便是头几天讲的这个七菩提分,七菩提分便是见道位。

「尔时穷子,虽欣此遇,犹故自谓,客作贱人,由是之故,于二十年中,常令除粪」

这时分,这个穷子,尽管很欢欣这个大长者,给他这样的待遇,这个待遇逐渐地好起来,最终说他是他的儿子,那么除粪的这个穷子,心里也是欢欣。尽管是欢欣,「犹故自谓,客作贱人」,他心里仍是在想:这是老长者这么说,那我仍是外来的人,我怎样能是长者的儿子,我不是,我是很贫穷的贱人,不是人家富有家的儿子、不是的。他还不供认这点。

这表明是什么意思呢?「尔时穷子虽欣此遇,犹故自谓客作贱人」,初果须陀洹,这个修行人,在《阿含经》上是说初果、二果、三果、四果,加上辟支佛,这五个人都是佛的弟子,是佛子,佛的儿子,现在初果须陀洹,当然是佛的儿子了。

「虽欣此遇,犹故自谓,客作贱人」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?便是初果的这个圣人,这时分《华严经》现已讲曩昔了,这时分说《方等经》或许说《般若经》,这时分初果圣人,也能参与聚会,也听佛说这个大法,也看见大菩萨的境地的作业,那么初果圣人,他自己感觉,「咱们不如菩萨」,不如菩萨,所以不是能实在承继佛的家业的,所以他不能供认,他是佛的儿子,菩萨大才智那种境地,他才干承继佛的家业,宏扬佛法,广度众生的,初果圣人感觉到自己所知道也很少,这道理也不是那么多…我说是长者的儿子如同不称职、不相称,所以「犹故自谓客作贱人」。

「客作」,客是外来的人,若是长者的儿子,就不是外来的人了,所以我是外来的人、在这儿作工的一个人,是个贫穷的贱人。这禅师录上,有时分就说,「你是客作汉」有这么一句话,本来这句话,就依据这儿来的。

「由是之故,于二十年中,常令除粪」,这意思是得了初果今后,这现已是圣人了,这个穷子在这儿除粪,长者为他作字名之为儿,可是这除粪的作业没有做完,「于二十年中」那么长的时刻内,「常令除粪」还在持续做这个作业的。这表明,得了初果今后,尽管是圣人了,可是他的烦恼还在,他还有烦恼,这我的烦恼,调查色受想行识是我、调查这个识是我。这个烦恼分两种,一种是别离所引起来的烦恼,是我见的烦恼,一种是俱生的烦恼。由别离来的我执,便是由学习来的,由学习来的这种我执,初果圣人没有了,初果圣人没有这种我执,由于他常常调查色受想行识都是无常的,都是念念改变的、是老病死的境地,这儿边没有我,离开了色受想行识也没有我,所以就把这别离我执消除了,那个俱生的我执仍是在的。

俱生我执,便是与生俱来的,天然地心一动,这个我也跟着动,也就执着是有我,那样的我执仍是在,所以这个粪,还没有彻底除,其他也还有贪瞋痴,还有这些烦恼,所以仍是有许多的粪。所以持续地要刻苦,得了初果今后,你还要刻苦修行,还修这四念处观的,这姿态所以由初果要修行到二果、三果、到四果,这时分这个粪(爱烦恼、见烦恼)才彻底除掉了,叫作「二十年中,常令除粪」。

这「二十年」怎样讲法呢?便是把初果,也算在内,由这个世榜首向前进的时分,有十六剎那,十六剎那都是什么东西呢?便是八忍八智,便是苦法忍、苦法智、集法忍、集法智……这总共便是十六个,便是欲界四谛、色无色界有四谛、是八谛,每一谛,有忍有智,便是十六个。「忍」这个字是什么意思?「智」是什么意思?

「忍」这儿能够有两个解说,便是他在禅定里边修这四念处观,或许观这个我不可得这样观,调查这色受想行识,这个苦它是无我的,这样观的时分,你这能观的才智剎那间就把烦恼断掉了,这时分叫「忍」,心就安下来、这忍是安忍。

苦法智这个「智」是什么意思?这烦恼一断掉了,你这清净的才智就见到真理了,这叫苦法智。总共有八个,二八一十六。这样八忍八智怎样样解说呢?八忍合起来,叫作一无碍(一个无碍、无妨碍)这个烦恼妨碍咱们见到真理,把它去掉了,它就不妨碍了,叫一无碍。这八智、八个智合起来成为,一个摆脱,这八忍八智组成一个无碍,一个摆脱,见到真理这时分得到摆脱了,是这样意思。

这是得初果,这是有两个,由初果持续地修行到四果的时分,由于初果是断除见烦恼,又持续修行,断爱烦恼。爱烦恼就叫九无碍、九摆脱,欲界算是一个地,一个位子,色界的四禅、无色界的四空,这是八个,每一地,也有一无碍一摆脱,欲界算是一个地、上二界四禅四空,算是八个地,加欲界一个地,是九地。每一个地,有一个无碍、一个摆脱,便是一十八,十八加上初果还有一无碍一摆脱,便是二十个,这样便是二十年。便是一无碍、一摆脱、九无碍、九摆脱彻底具足了,便是阿罗汉了,便是由凡位的修行,到阿罗汉果总共是二十年,这个二十年是这姿态核算的。「常令除粪」,这二十年中,常叫他勤修除粪,便是得了阿罗汉果了。

寅四、领付家业譬(分二科)卯一、领家业譬(分二科)辰一、相体信

过是已后,心相体信,入出无难,然其所止,犹在本处。

前面「客作贱人」,这时分是得了初果,得了初果还要持续修行。得初果是见道,持续地修行便是修道,得了阿罗汉果,便是无学道了。「常令除粪」这时分现已得阿罗汉果了。

「过是已后,心相体信」,这儿的文字「相体信」。这一段文譬喻两个意思,一个表明他得了阿罗汉果,到了无学道的位置了,第二个意思是,这些阿罗汉在《方等经》上所遭遇到的困难,他们心里的反响是什么姿态,表明这个意思的。「过是已后」便是过了二十年已后,得了阿罗汉果了,「心相体信」他关于佛的决心,是没有疑问的了,是决议信任了。佛开始说的时分:你修四念处,说这四谛法门,三十七道品,你这样修行,将来会得涅槃,「当加汝价」这个价,现在是得到了,便是实在得到了涅槃了。得到涅槃,这心安下来了,这眼耳鼻舌身广东省地图-般若讲堂 | 正宗法师宣讲《法华经》10月4日课件意遇见了色声香味触的境地的时分,心如莲华,真是如莲华不着水,这是八风不动。

咱们有的时分念这个偈子,是赞赏佛的法身不动,其实佛超越这个境地,若用八风不动赞赏阿罗汉,便是最合适了。这时分,对佛决心是很坚决的,可是听《方等经》这大乘经典里边,佛又为菩萨说六波罗蜜,怎样样宏扬佛法,怎样样广度众生,大神通的安闲境地,将来怎样样地能够得无上菩提,这个大慈大悲的境地是给菩萨说的。这阿罗汉心里想:佛给咱们说四谛法门,咱们这样修行,实在不虚,佛为菩萨说这大乘法门也是相同地,也是实在不虚的,所以叫作「心相体信」。这个「体」在这儿的意思是灵通的意思,便是理解这个道理是实在不虚的,佛说法是实在不虚的,这时分对佛的话,全面地信任的。

这表明什么意思呢?前面见到那个大富翁的境地的时分,心里边不信任,「此或是王,或是王等」,我若在这儿住「或见强逼」,我必定要死了,那个时分没有决心就跑了,「疾走而去」没有决心。现在对大长者有决心、这样意思,这是一方面。

第二方面,佛对阿罗汉也有决心,有什么决心呢?曾经作穷子的时分,没有得阿罗汉果,不能用大乘佛法来为他说法的,不能用大乘来教他的,不能。假如真是为他说,他或许会谤诽大乘释教。这儿边也有个音讯,便是凡夫,你现在信任小乘又诋毁大乘,表明你是凡夫,假如你得阿罗汉果你会信任,你就不会谤诽大乘了。

所以这个「心相体信」,便是他了有决心,现在说大乘佛法,由于《华严经》的时分,二乘人不能听,便是你让他听到,他会诋毁大乘释教的,现在得了阿罗汉果今后,阿罗汉在法会里边能够一起地和诸大菩萨听闻大乘不思议法,由于什么这时分能够呢?他不会再谤诽了,他听闻不但不谤诽并且还有决心的。这样意思,便是父子两个,都互信任任了,是「心相体信」。

「入出无难」,这个「入」,便是这个穷子到大长者家里边,来也能够、出去也能够,不难、不感觉到恐惧。前面在拟宜大乘佛法要教化他的时分,他在门周围,看看就惧怕,「此或是王或是王等」惧怕跑了,现在不是,他没有这种景象。这儿表明什么呢?这个「入」,这文上是说阿罗汉能看见佛的胜应身的境地,说《维摩经》的时分,这个胜应身的境地,他能看见,看见胜应身说大乘佛法的境地,他心里边也能信任,可是犹未「出」。

「出」是什么意思呢?像《维摩经》上说,维摩居士的景象,这些法身菩萨,还有许多的女孩子,都是法身菩萨的境地,便是常常地会和阿罗汉争辩,争辩佛法的时分,阿罗汉无辞以对,便是默然无语了,有的时分…像《维摩经》上〈观众生品〉,见到天女把舍利弗尊者(是个男人嘛),把他变成个天女,这个天女自己变成舍利弗、掉转过来,舍利弗尊者也有神通,可是不可、不能够抵挡,就看出来大乘法身菩萨的神通道力,不是阿罗汉所能及的了。遇见这些境地都感觉到:哎呀!小乘的阿罗汉不如大乘,我是阿罗汉,不是大乘菩萨,就有耻小慕大的意思,羞耻,我是小乘有点羞耻心,敬慕大乘佛法的境地。这个时分就出来了。

出来了,但又是见到佛的时分,见是个老比丘相,又听闻《阿含经》的道理了,便是有一点什么意思呢?哎呀!我不是菩萨,佛现已说了嘛我是是声闻人,那些人是大菩萨,我是声闻人,入、有的时分入,有的时分出,「无难」不像曾经那么困难了。

「然其所止,犹在本处」,他这个时分,关于大乘佛法有决心的,有决心感觉大乘是难以想象,有一点欣慕心、敬慕心,有那个意思,可是他自己住在什么当地?「犹在本处」仍是在本来的当地住,便是我仍是阿罗汉,便是敬慕大乘,可是自己好不能发无上菩提心、行菩萨道,我仍是个阿罗汉,所以「然其所止犹在本处」表明这个意思的,仍是不能够回小向大。尽管是敬慕菩萨的境地。说「耻小」关于小乘佛法…哎呀!我是个小乘阿罗汉,有一点羞耻,可是又没能弃舍,「然其所止犹在本处」。

辰二、命领业(分二科)巳一、命知家事

世尊,尔时长者有疾,自知将死不久。语穷子言:「我今多有,金银瑰宝,库房盈溢,其间多少,所应取与,汝悉知之。我心如是,当体此意。所以者何?今我与汝,便为不异,宜加用心,无令漏失。」

这底下是譬喻什么呢?譬喻阿罗汉听闻《般若经》的状况。《方等经》也有许多《方等经》,阿罗汉在那个时分,是那么一个境地。在露台宗的判教分五时,华严时、阿含时、方等时、般若时、法华时,方等经是在般若经之前,般若经在方等经之后。可是在智者大师之前,古德的判教:般若经在前面,方等经在后面,判的是不相同。不过智者大师也有别五时,有通五时、有别五时的不同,论通五时,那就不能这么说,就在阿含时,也是说华严经的,也或许是说法华经的也不必定,便是每一个时刻都有无妨碍的境地的,不能固定说这时分便是阿含时,不讲其他经,也不是这姿态的。

「尔时长者有疾,自知将死不久」这譬喻般若时的境地。「尔时」那个时分,长者有病了,他自己知道即将死了,不会久住于世、不太久了,这是有这样的作业。这以下是譬喻什么呢?这上面的科是辰二「命领业」,前面是「相体信」,这是「命领业」。

命领业这句话怎样讲呢?便是佛指令阿罗汉,要学习大乘佛法,为诸菩萨说般若波罗蜜,这些作业,叫作「命领业」。这命领业分两段,榜首段是「命知家事」,指令他知家事,这个「知」是什么?便是办理的意思,便是你办理家里的作业,曾经是除粪,现在把他的职位升高了,便是做司理了。

「命知家事」是榜首,第二是「受命领知」,受命、受长者的指令,他就实在做了司理,来办理这个家的作业。这命知家事,里边有四小段,榜首段是明时节,什么时分叫他办理家里作业呢?「尔时长者有疾」便是这个时分,他有病「将死不久」,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佛有命安闲,这寿数的长短,是由他自己安闲力操控的,乐意长就长,乐意短就短,我乐意住世就持续住世,不乐意住世,就随时能够走的。现在便是佛要走了,这表明他所做的作业做圆满了,所以走了,就入涅槃了。

按咱们凡夫,要死了必定是先有病,然后往生了。这儿四大弟子说这个譬喻,就说是有疾就表明作业要做完了,要入涅槃了。便是佛所度化的众生,有可度化的众生,佛就住在这儿度化众生,所应度化的众生皆已度讫,佛就入涅槃走了,现在便是所度化的众生快要度完了。这度化众生,便是那个阶段内,能承受佛的教化的人,就这件事快要做完了,所以叫作「自知有疾将死不久」将入涅槃。当然还有许多众生在这儿流通存亡,可是这些众生,其时按佛的观点,不能以佛身来度,他也不能承受教化,所以佛就走了。这上面「自知将死不久」这是什么?命知家业,是在这个时分进行的,在这个时分叫他办理家事。

「语穷子言」就对这个穷子说。这是第二小段、正命知家事。「我今多有金银瑰宝库房盈溢,其间多少,所应取与」,对这个穷子说:我现在这个家里头,有许多的金银瑰宝,有库房、库房里边都是满满地。其间这些财富,这些金银瑰宝,这样多那样少,应该是取,应该是与,应该是开销的,应该收回来的,「汝悉知之」你要悉数地来办理这件事,要注意这件事、要办理的。这是这个长者受命给他,便是指令他,来做这件事。